UTAR Institutional Repository

张贵兴《野猪渡河》面具书写与蕴涵研究

Loo, Zi En and 吕, 子恩 (2020) 张贵兴《野猪渡河》面具书写与蕴涵研究. Final Year Project, UTAR.

[img]
Preview
PDF
Download (724Kb) | Preview

    Abstract

    《野猪渡河》是张贵兴以三年零八个月的日据时期下的时代背景而展开述说的砂华史。由于《野猪渡河》仅出版将近两年之久,所以并未有太多的学者对其进行研究。因此本论文将探讨张贵兴在《野猪渡河》的面具书写和蕴涵研究,面具书写分为四个不同的面向:象征权力面具的日军、象征欲望面具的朱大帝、以及爱蜜莉戴上面具以伪装自己的真实身份,和马婆婆用面具来作为她的保护色。而面具的蕴含就分为暴力和人性两个课题。本论文会先运用叶芝的“面具理论”来分析张贵兴在《野猪渡河》里所创造的第二自我——既文本中的丑角,藉由这些第二人格来让作者伪装成一名刽子手,将自身人格的对立面发挥得淋漓尽致。正因为这些对立面的人格仿佛就带上一幅幅面具,因此他们便没有世俗的束缚,角色便可以在面具的加持和庇佑下任意弑杀,而作者也能在毫无畏惧的情况下让读者积极关注暴力、以及人性善与恶的课题。再者,张贵兴让暴力在《野猪渡河》的猪芭村里成为了一种生存景观,每个人的潜意识里都存在着暴力的冲动和欲望,即使是村民、日军、野猪都无一幸免。而他们在施暴的过程中,虚无的面具悄然地成为了他们掩盖人性本恶的保护色,从而让人性本恶的特点发挥得极致,让读者感受到满满的恶意。纵然人性本恶充斥着整个文本,但作者使劲描绘人性恶的根本原因,实际上是要带出世间依然存在着人性本善的可能,人类还是向往着人性本善的道路。简言之,张贵兴所创造的反自我人格,和他书写暴力的叙事策略环环相扣,目的就是要将人性的善与恶赤裸裸地袒露于大众面前,让世界再度关注暴力和人性的课题。

    Item Type: Final Year Project / Dissertation / Thesis (Final Year Project)
    Subjects: P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 PL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of Eastern Asia, Africa, Oceania
    Divisions: Institute of Chinese Studies > Bachelor of Arts (Hons) Chinese Studies
    Depositing User: ML Main Library
    Date Deposited: 05 Jan 2021 15:44
    Last Modified: 05 Jan 2021 15:44
    URI: http://eprints.utar.edu.my/id/eprint/3783

    Actions (login required)

    View Item